琴棋书画

当前位置:传统文化>琴棋书画>杂谈>正文

曾经的连环画手——贺友直

来源:新浪收藏  发布日期:2016-03-21 16:38

从事连环画创作50年的贺友直,将中国传统绘画中的线描技法运用到连环画创作中,将难登大雅之堂的“小人书”升格为“传世瑰宝”。他16日在上海病逝,留给世间对连环画这种中国独特艺术形式的无限怀念,也对中国动漫创作如何涌现独特而具有世界水准之作启发良多。——编者按

(图片来自于网络)

文/便宜大师

新中国一代连环画大师贺友直走了,高龄94,挺完美的一次人生历程,唯一留给世人的便是绘在小纸片的一个个经典的白描小图。

在解放前叫做漫画的连环画,也是鲁迅嘴里称道的“小人书”。贺友直老先生以绘制连环画出名,这让人忆想起民国时的广东漫画家何剑士,还有叶浅予、张乐平。风俗漫画在民国时期特别受欢迎,估摸着是那时的文艺小青和革命小伙折腾惹的祸。叶浅予也好画老上海风情,与张乐平老先生一样,把老上海的市井小人物画的头头是到。他们风华正茂、如火如荼的时候,贺老先生还正年少轻狂着。还有新中国连环画奠基人刘继卣、顾炳鑫,他们算得上连环画的泰斗级宗师,尽管走的路子不太一样。

鲁迅小说连环画《白光》 贺友直

鲁迅小说连环画《白光》 贺友直(图片来自于网络)

我们现在回看贺老的经典连环画,觉得那是正儿八经的“样板戏”,有人点赞为“那一代人的集体回忆”。不过贺老比较闷骚,自我吐槽最擅长画“不正经的人”。但谁曾能想到,贺老最初画他的处女作连环画,是为了挣些养家糊口的“生活费”呢?不过这无关要紧,大师也是人,也吃凡间烟火,看看那些艺术大师谁不是“生活压力山大”呢?谁都要衣食住行,都要为“五斗米折腰”。不然齐白石老先生为何明码标价、计件收费;傅抱石年轻时为铜板刻过仿古印章;张大千仿石涛画挣银两。非常值得大伙儿欣赏的是,无论生活多困难,老画家们不以手艺事权贵。有钱没钱,简朴为上。

贺友直自画像

贺友直自画像(图片来自于网络)

在世时,贺友直保持着老上海人的好习惯:早上起床,下碗面吃,然后开始画他的老上海风情画。

这个好习惯,一直伴随着他到临终。一以贯之的还有,他始终住在上海石库门里那30平米的“一室四厅”,尝着小菜,啜着老黄酒,日子过得悠哉悠哉的,比起当下急于成名的中轻年艺术家,贺老就是那陶渊明级别的大能。

没有这种淡泊名利的乐呵呵,贺老生前怎么会无视连环画手稿能拍卖出上千万天价的诱惑,把自己的手稿全部捐给国家。这老爷子,堪比老神仙。

(图片来自于网络)

(图片来自于网络)

贺老的画艺,自是没的说。跟他作为宁波人的“拿欧”风格一样,老爷子不会浅尝辄止的玩个入门,他当然要一路求变。处女作《福贵》不过玩票而已,《山乡巨变》才是他的探讨绘画为何物、艺术门在哪的一次大转折。放到今天来看这套《山乡巨变》,或许觉得这样的陈老莲《水浒叶子》的变体画的一种,没有多少可圈可点之处。大师我只能开着玩笑说,不要把现在美院本科生的习作太当回事,那是因袭了老辈楷模的绘画手艺才出来的效果。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。用白描的手段、线条的技巧去画出形神、体量和光色,本是挺考画家功夫的难事。贺老倒有意思,没走西方插图的正路子,倒用了许多中国古画里的手法,化繁就简,使得作品更有“嚼劲”,内里多了“人情味”。

(图片来自于网络)

《山乡巨变》(图片来自于网络)

接着看之后的创作《李双双》,仍有那股劲在。于平凡的生活细节中找出一个出彩的亮点,于不刻意中表达斟酌过的画面情节。让人佩服老艺术家何其懂得去寻找细节去表达动人的生活乐章啊!可以想象那品着黄酒脑子里还在构思连环画脚本的小老儿,有多敬业。

(图片来自于网络)

(图片来自于网络)

无论艺术怎么高于生活,归根从生活那走出来。从宁波大碶王隘村走出来的穷苦孩子,会比城市小资更懂得家乡生活的点点滴滴,更懂得坊间升斗小民的咸酸苦辣。比起《山乡巨变》、《朝阳沟》这样的力作来,大师我更爱看他的世相风俗画。“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”,有人如此点赞贺老先生。大师也如是认为。

看《贺友直画三百六十行》,这套贺老凭着儿时记忆和内心情愫、用毛笔生动的出来的组画,便抛繁就减的舍去不必要的镜像,用单镜头把我们牵引回那尘封已久的老上海的风物人情,再用市井的文字素材为画作增添了有趣的导读,自写自画,彰显幽默。“剃头”、“扦脚”、“收旧货”、“画铅照”,这些我们或耳熟能详却已埋没在沧海桑田里的老见闻,在贺老的笔下,得以复活重生,透过画面,向我们投射来世相百态的人情冷暖。

(图片来自于网络)

(图片来自于网络)

《贺友直画三百六十行》(图片来自于网络)

无论《贺友直自说自话》,或者《生活记趣》,这两本回忆录式的连环画作都饱含着贺友直先生的幽默、通达、乐观的生命精神,乃人生走向圆熟、走向彻悟的“明命理”的豁达与张扬,也体现了艺术之路走向成熟。

贺友直先生出身平民,人生经历过太多的坎坷与曲折,这让他明悟他的视野与关注的落脚点在哪,他的生活态度的注脚是什么。“有人骂我一根筋,不会转弯。。。。。。人要活明白点,人要知足,譬如财富,完全身为之物,不仅仅是身外之物,还是累赘。做人的一点,要明白,要知足。”

(图片来自于网络)

(图片来自于网络)

贺老晚年,给自己的定位,是当一名“老适意”。对国家终身成就奖的淡然,对自己连环画手稿能卖上千万的放下,为人不做作、不掺假、不矫情,只一如既往的用那睿智清澈的眼睛去注视世间百态。“什么都逃不过我的眼睛”,贺老留给我们的殷殷教诲足称一笔珍贵的财富。虽然如今,这位纯真简单的老人离我们远去,享年耄耋,但算得上生命的圆满落幕了。

曾经的连环画明星画家,笔下活灵活现的白描小人影响过几代人,这一切成就,都足以让我们深切缅怀贺友直先生。谨以此文,为贺友直先生洒下一杯送行酒,祝愿先生在天国继续挥洒他的画笔,带去幽默与欢笑。

编者注:他是与新中国一起成长的画家。新中国成立那年,他28岁,没有工作,生活困难。听说画连环画可以挣钱,就买了赵树理的小说《福贵》,稀里糊涂地自编自绘了200多幅,竟然让一个画商印了出来,处女作就这样问世了……

原标题:贺友直:连环画手艺人圈中的平民大师

免责声明: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,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,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,请发邮件至web@ilong.cn,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。

分享到各大社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