琴棋书画

当前位置:传统文化>琴棋书画>古琴>正文

名人与古琴——欧阳修

来源:才府社区  发布日期:2017-06-07 16:31


琴棋书画诗酒花在古代文人的生命中均占有十分重要的份额,古琴更是陶冶情操以及修身养性的绝好工具,下面我们来看看作为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与古琴之缘。——编者按

名人与古琴——欧阳修

唐宋八大家之一,宋代文学家欧阳修号六一居士,对于六一的名称由来,欧阳修这样解释:“吾集古录一千卷,藏书一万卷,有琴一张,棋一局,而尝置酒一壶。吾老于其间,是为六一,隧号六一居士。”

名人与古琴——欧阳修

在琴说中,六一居士这样描述自己对琴的理解:“夫琴之为技小矣,及其至也,大者为宫,细者为羽,操弦骤作,忽然变之,急者凄然以促,缓者舒然以和,如崩崖裂石、高山出泉,而风雨夜至也。如怨夫寡妇之叹息,雌雄雍雍之相鸣也。其忧深思远,则舜与文王、孔子之遗音也;悲愁感愤,则伯奇孤子、屈原忠臣之所叹也。喜怒哀乐,动人必深。而纯古淡泊,与夫尧舜三代之言语、孔子之文章、《易》之忧患、《诗》之怨刺无以异。其能听之以耳,应之以手,取其和者,道其湮郁,写其幽思,则感人之际,亦有至者焉。”

在欧阳修的生活中,古琴亦作为一种养生的工具和手段,在《送杨寘zhì序》中,欧阳公曰:“吾尝有幽忧之疾,而闲居不能治也。既而学琴于孙友道滋,受宫音数引,久而乐之,不知疾之在体也。”在《文忠公集》中选辑出和古琴相关的文章和诗歌,大家共赏。三琴记吾家三琴,其一传为张越琴,其一传为楼则琴,其一传为雷氏琴,其制作皆精而有法,然皆不知是否。要在其声如何,不问其古今何人作也。琴面皆有横文如蛇腹,世之识琴者以此为古琴,盖其漆过百年始有断文,用以为验尔。 

其一金徽,其一石徽,其一玉徽。金徽者,张越琴也;石徽者,楼则琴也;玉徽者,雷氏琴也。金徽其声畅而远,石徽其声清实而缓,玉徽其声和而有余。今人有其一已足为宝,而余兼有之,然惟石徽者,老人之所宜也。世人多用金玉蚌琴徽,此数物者,夜置之烛下炫耀有光,老人目昏,视徽难准,惟石无光,置之烛下黑白分明,故为老者之所宜也。

余自少不喜郑卫,独爱琴声,尤爱《小流水曲》。平生患难,南北奔驰,琴曲率皆废忘,独《流水》一曲梦寝不忘,今老矣,犹时时能作之。其他不过数小调弄,足以自娱。琴曲不必多学,要于自适;琴亦不必多藏,然业已有之,亦不必以患多而弃也。

嘉祐七年上巳后一日,以疾在告,学书,信笔作欧阳氏三琴记。

《弹琴效贾岛体》

古人不可见,古人琴可弹。

弹为古曲声,如与古人言。

琴声虽可听,琴意谁能论。

横琴置床头,当午曝背眠。

梦见一丈夫,严严古衣冠。

登床取之坐,调作南风弦。

一奏风雨来,再鼓变云烟。

鸟兽尽嘤鸣,草木亦滋蕃。

乃知太古时,未远可追还。

方彼梦中乐,心知口难传。

既觉失其人,起坐涕丸澜。

《听平戎操》

西戎负固稽天诛,勇夫战死智士谟。

上人知白何为者,年少力壮逃浮屠。

自言平戎有古操,抱琴欲进为我娱。

我材不足置廊庙,力弱又不堪戈殳。

遭时有事独无用,偷安饱食与汝俱。

尔知平戎竞何事,自古无不由吾儒。

周宣六月伐猃狁,汉武五道征匈奴。

方叔召虎乃真将,卫青去病诚区区。

建功立业当盛日,後世称咏於诗书。

平生又欲慕贾谊,长缨直请系单于。

当衢理检四面启,有策不献空踟蹰。

◇君为我奏此曲,听之空使壮士吁。

推琴置酒恍若失,谁谓子琴能起予。

《奉答原甫见过宠示之作》

不作流水声,行将二十年。

吾生少贱足忧患,忆昔有罪初南迁。

飞帆洞庭入白浪,堕泪三峡听流泉。

援琴写得入此曲,聊以自慰穷山间。

中间永阳亦如此,醉卧幽谷听潺湲。

自从还朝恋荣禄,不觉鬓发俱凋残。

耳衰听重手渐颤,自惜指法将谁传。

偶欣日色曝书画,试拂尘埃张断弦。

娇儿痴女遶翁膝,争欲强翁聊一弹。

紫微阁老适我过,爱我指下声泠然。

戏君此是伯牙曲,自古常叹知音难。

君虽不能琴,能得琴意斯为贤。

自非乐道甘寂寞,谁肯顾我相留连。

兴阑束带索马去,却锁尘匣包青。

原标题:欧阳修与古琴



免责声明: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,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,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,请发邮件至web@ilong.cn,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。

分享到各大社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