琴棋书画

当前位置:传统文化>琴棋书画>弈棋>正文

南宋皇帝与围棋那些事儿

来源:中国棋牌网  发布日期:2017-06-08 12:07

围棋出自我国,在小小的棋盘之上蕴含深邃的道理与气象,可谓没有硝烟的战场,博弈更引申出更多层次的含义,古代不仅文人雅客爱围棋,政客皇帝也深谙此道。——编者按

在宋代皇帝中,除宋太祖赵匡胤之外,还有几位后来皇帝热衷琴棋书画,并且有一定造诣。北宋灭亡后,南宋皇帝中,宋高宗与宋孝宗便是弈林常客。

山外青山楼外楼,西湖歌舞几时休?暧风熏得游人醉,直把杭州当汴州。

这首诗生动地勾勒出南宋小朝廷苟且偷安、点缀升平的情景。宋高宗赵构是一个昏君,置国土论丧、父兄被虏于不顾,整日歌舞游宴,醉生梦死。他喜欢下棋,围棋、象棋都是他忘忧清乐的极好消遣。在他的带动下,宫庭里弈风大炽,而杭州城里的围棋活动也愈加昌盛。周密《武林旧事》中载有南宋“棋待诏”名单,抄列如下:

郑日新(越童)、吴俊臣(安吉人)、施茂(施猢狲)、朱镇、童先(陈刻章先);杜黄(象)、徐彬(象)、林茂(象)、礼重(象)、尚瑞(象)、沈姑姑(象女流)、金四官人(象)、上官大夫(象)、王安哥(象)、李黑子(象)。

以上凡注“象”字的,都是象棋棋待诏,其余是围棋棋待诏,共五名。这十五人中,除沈姑姑是孝宗时的棋待诏外,其余人的事迹均无可考,但大致可以断定不是高宗、孝宗时的棋待诏。

高宗时的棋待诏、有一位名叫沈之才。据宋王明清《挥鏖余语》载:

沈之才者,以棋得幸思陵为御前祗应。一日,禁中与其类对弈,上喻曰:“切须子细。”之才遽曰:“念兹在兹。”上怒云:“技艺之徒,乃敢对朕引经邪?”命内待省打竹篦二十逐出。

高宗对外卑躬膝屈,对臣属则主子派头十足。沈之才虽然是围棋高手,但在高宗眼里,不过是供他消遣的“技艺之徒”,要打就打,要逐就逐,国手之命运如此,令人悕憈。

另据如《太平清话》载:

钱塘为宋行都,男女尚妩媚。号笼袖骄民。当思陵上皇太号,孝宗奉太皇寿,一时御前应制皆女流也,棋则沈姑,姑为一时之选。

高宗晚年愈发骄奢淫逸,连下棋的对手也要找女流。又《武林旧事》载:

淳熙八年正月元日……上(孝宗)侍太上于椤木堂香阁内说话。宣押棋待诏并小说人孙奇等十四人下棋两局,各赐银绢。

淳熙十一年六月初一日,车驾(指孝宗一行人)过宫。太上……命小内侍张婉容至清心堂抚琴,并会棋童下棋……

高宗让位做太上皇以后,下棋或看棋,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项内容。孝宗也确实是个孝子,极力迎合高宗的喜好。从以上记载还可以了解,高宗身边还有一些棋童,大约是为他下棋遣兴而设置的。

宋孝宗赵眘(1127—1194),与高宗一样,也十分喜好围棋。他们虽然不是真正的父子,但在兴趣方面,却也很有缘份。据宋张端义《贵耳集》载:

孝宗万机余暇,留心棋局。诏国手赵鄂供奉,由是遭际、官至武功大夫、浙西路钤。因郊祀乞奏补,恳祈甚。至圣语云:“降旨不妨、恐外庭不肯放行耳。”

这一段记载,表现了封建时代官场上的一些有趣的情况,所谓君臣际遇往往取决于皇帝个人兴趣的好恶。孝宗喜欢下棋,所以他宠信国手赵鄂,提拔他做高官,而赵鄂因此也敢于提出非份的要求。但看来孝宗也不算糊涂,所以他说:“降旨不妨,恐外庭不肯放行耳。”找一个借口搪塞过去。孝宗对赵鄂的恩宠,自然会在朝野的士人之中产生影响。也会有人潜心研究棋艺,希冀得到皇帝的赏识,这就是最高统治者的个人爱好,往往能够影响臣民爱好的原因。

原标题:南宋皇帝围棋轶事

免责声明: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,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,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,请发邮件至web@ilong.cn,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。

分享到各大社区